利哥W66阻断炎症风暴,托珠单抗贡献“中国方案”

在近期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利哥W66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透露,已有多个国家先后批准使用恢复期血浆、托珠单抗等中国方案中涉及的药物品种与方案,应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或开展临床研究。

托珠单抗的名字,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多次被提及。

3月4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针对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增加“托珠单抗”用于免疫治疗;截至3月5日,已有272位重症患者使用托珠单抗进行救治……

“我们提出的‘托珠单抗+常规治疗’新方案,通过阻断炎症风暴,进而阻止患者向重症和危重症转变,减少了病亡率。”4月20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部教授魏海明接受在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该方案已在20多个国家推广应用,为全球抗击疫情贡献了“中国方案”。

成绩的背后,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团队在免疫学基础研究领域多年的深耕,也离不开与中国科大附属第一医院徐晓玲团队的联合科研攻关。

那么,托珠单抗是怎么被发现可用于重症患者救治?魏海明并未直接作答,而是从一通求助电话说起。

“1月29日大年初五上午,我接到安徽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疗救治工作专家组组长徐晓玲的电话,说出现多例轻症患者病情突然恶化的情况,病人淋巴细胞进行性下降,临床上没法解释……”

当即,魏海明召集实验室的年轻人开会,讨论后推断:新冠肺炎患者突发的恶化,像是免疫系统过度反应导致的“炎症风暴”。在非典、中东呼吸综合征和流感中,炎症风暴也即细胞因子风暴都是导致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

光靠推测不行,当务之急是做试验分析样本。1月30日,魏海明团队进驻中国科大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病院生物安全实验室,与做临床实践的徐晓玲团队携手攻关。

1月31日23时,科研团队奋战8小时后有了答案,检测结果让魏海明倒吸一口凉气:淋巴细胞和单核细胞等处于高度活化状态,这正是过度免疫的表现。

“一般人体内出现一种炎症细胞,就会出现炎症反应。这次两种炎症细胞同时出现,而且这两种细胞分别带有‘定向炸弹’GM-CSF和IL-6(白细胞介素-6),一旦进入肺泡,后果不堪设想。”魏海明连夜向徐晓玲说明,重症病人出现强烈炎症反应,是过度免疫所致,盲目提高免疫力适得其反。

在中科院和科技部新冠肺炎应急科技攻关项目支持下,一场从新冠肺炎引发细胞因子风暴的机制为切入点,转化到临床研究的攻坚战紧锣密鼓开展。

  不久后,魏海明研究团队对33例新冠肺炎病人血液30项免疫学指标的全面分析,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致重症肺炎炎症风暴的关键机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后,迅速激活病原性T细胞,产生粒细胞—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和白细胞介素-6等因子,从而引发炎症风暴,导致严重肺部和其他器官的免疫损伤。

  “我们从理论推测,阻断GM-CSF应有潜在最佳效果,但国内外目前无药可用。”魏海明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科研团队转而将目光聚焦到白细胞介素-6身上,市场上有针对白细胞介素-6受体的阻断抗体——托珠单抗,该药原本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

  科研中的偶然发现,因长期基础研究的沉淀变成了必然。早在2012年,魏海明研究团队就聚焦白细胞介素和干扰素研究。经过6年攻关后,他们发现,托珠单抗抗体可治疗脐血移植时出现的植入前综合征,即白细胞介素-6引起的炎症风暴,并且取得很好疗效。

  很快,魏海明和徐晓玲团队拟定救治方案,提出“托珠单抗+常规治疗”全新治疗方案。

  2月5日21时,经中国科大附属第一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和患者知情同意后,首批7位重症患者一次性注射400毫克托珠单抗。2月5日—13日,合肥和阜阳相关医院共用托珠单抗治疗21例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含4位危重症病人),3月5日全部出院。

  “截至3月23日,武汉14家定点收治医院的505位新冠肺炎患者已采用该治疗方案,效果良好,无一例严重不良反应发生。”魏海明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现有临床数据提示,该治疗方案可以通过阻断炎症风暴,救治重症患者,改善患者预后。

  全球疫情持续蔓延时,中国抗击疫情药物临床研究和应用进展备受关注。

  “托珠单抗用于重症患者治疗,为更多的国家认可。”魏海明说,课题组与意大利、德国、伊朗、英国、美国等多国,通过线上交流、远程会诊和直接赶赴疫情严重国家等方式,指导托珠单抗的临床救治工作。

  关于下一步科研,魏海明坦言,新冠病毒很狡猾,我们对其认识还不够,要从基础研究方面搞清来龙去脉。

  “为什么会出现奇怪的复阳现象?复阳患者和无症状感染者,体内有抗体,为什么不能清除新冠病毒?”魏海明说,阻击新冠肺炎疫情将是一场持久战,而这些问题,依然要向科学要答案、要方法。(刘 垠)

(责编:申佳平、吕骞)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2018itequad.com